2003年开始至今的10年内
2020-12-28 14:4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们觉得,这次突如其来的市场调整将要持续3年左右,估计将有1/3的小花农将出局,市场份额有可能逐步向规模企业集中。

2月17日,记者在郑州双桥花卉基地见到了坐镇销售一线的唐严明。他今年的成花有近13万株,目前还有约5万株没卖出去。

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让花商们略感欣慰的是,初一到初七逛花卉市场的郑州市民们,还比较乐意为身价下降的“兰中皇后”买单。所以,过年后的市场反而比年前要好一些。

其次是引导蝴蝶兰向日常消费转型,分散主攻年宵花市场的风险。河南除了七八月份天气炎热无法销售蝴蝶兰外,其他时间都可以。而近两三年春夏秋三季,a级蝴蝶兰的销售价格每株在20元到26元。

高歌猛进了七八年的郑州蝴蝶兰产业,遭遇“成长之痛”。风起于青萍之末。记者连续3天在郑州的花卉市场、种植基地调查发现,蝴蝶兰产业今日苦果,其实早已种下。

然而,这些预警的声音,被蝴蝶兰行业连续数年高回报的财富幻象屏蔽了。

往年此时,这些摊位上早已空空如也,因为作为年宵花“当家花旦”,蝴蝶兰总在过年前就被抢购一空。而今年,商户们手中都还压着不少货。

采访中,很多商户提到,廉政新风吹起,会务用花喊停,也是蝴蝶兰遭遇“阵痛”的具体原因之一。

“其实会务用花在蝴蝶兰消费中占比非常小,但风向标的作用比较强。”有商户告诉记者,这也迫使他们必须转型,不要把年宵花销售的希望寄托在公务消费上,而是要瞄准更广阔的市场。

蛇年春节,郑州蝴蝶兰市场“摊上事儿了”——往年赚得盆满钵满的蝴蝶兰花农,今年一半以上亏损,另外的保本或微利;成花价格下降约三成,部分品种春节前曾经忍痛卖回种苗价;往年是残次品都被抢购一空,今年还有约20万株盛开的花儿“愁嫁”。

商户们告诉记者,春节前,有些品种的蝴蝶兰一盆(10株)最低曾卖到八九十元。“一个盆二三十元,10株花只卖五六十元,每株花合几元钱,和种苗价格差不多。”花商们告诉记者,一株苗养到花盛开,成本都10多元呢。

“一株也卖。”一位蝴蝶兰商户愁对花海,不再计较批发商做大宗生意的“身份”。

2月17日下午,记者在郑州市惠济区黄河农牧场内看到,有的花农正在剪去发育不够好的花枝。在此处游玩的市民,怜惜地将这些胡乱堆在一起的花朵捡起,带回家去。“这些做成蝴蝶兰鲜切花卖,应该也有市场啊。”一位女士说。

“整体上和往年比是便宜了,但真要买还是觉得贵。”陈砦花卉市场内,一位带着孩子转了半天的大姐,最后买了风信子、凤梨等更便宜的花。

这几年,“养蝴蝶兰很赚钱”的说法不胫而走,所以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。据不完全统计,河南目前有上百户养蝴蝶兰的花农,其中成规模的30户左右。而且,因为这几年市场形势一直很好,所以几乎家家都在扩种。

采访中,有花农提出,希望政府和行业协会做好行业预警,及时做出引导,避免花农遭遇今年的惨痛亏损。

白占方告诉记者,他在去年9月举行的“蝴蝶兰产业与文化发展论坛”上就曾提交过一篇文章——《规避风险,拓展市场,引导蝴蝶兰产业健康发展》。

“刚开始每株28元左右,后来降到25元左右,再后来降到20元以内,有的品种只卖15元。”姚明海说。

蝴蝶兰,希腊文原意是“好似蝴蝶般的兰花”,被誉为“兰中皇后”。

今年春节猝不及防的“阵痛”,让更多花农开始思考自己的“转型经济学”,探寻发展新路。

在陈砦花卉市场,记者见到了蝴蝶兰销售大户姚明海。他做了4年蝴蝶兰生意,今年第一次遭遇“滑铁卢”。

事实上,在日本,蝴蝶兰鲜切花是一个庞大的市场。但沉迷于盆花高利润中的蝴蝶兰花农、花商们,还无暇顾及这些。

2月17日,郑州双桥花卉基地内,色彩娇俏的蝴蝶兰拼出一片花海。

多位花农、花商告诉记者,今年郑州养蝴蝶兰的花农,一半以上亏损,另外的保本或微利。

此外,要多跟国际市场接触,做好承接国际订单的准备,毕竟河南成本还是相对比较低的。

其实,归根结底,仍然是“市场之手”在拨弄蝴蝶兰市场。而且,故事只不过是重演而已——2003年时,蝴蝶兰上市量几倍于市场需求量,成本10多元的成花,降到每株8元,都无法顺利销售。

除了要“提高市场分析、预测能力外”,郑州的花农们正在试着探索几条转型之路——

记者走访市场发现,昨天蝴蝶兰批发价格每株在14元到19元。一盆10株的蝴蝶兰,零售市场要价多在200多元,有的花朵品质好、造型漂亮,甚至开价到400元。

首先是在产业链条中要找到平衡点。以后是只养成花,还是让成花和种苗达成一定比例,都需要认真考量。比如郑州市黄河农牧场内的一位花农,今年只有5万株成花,但有不少种苗。同行们都在为卖花发愁时,她正带领全家在海南度假呢。

一个行业,只有“物尽其用”的时代到来,才说明它真的走向成熟了。以此考量,郑州蝴蝶兰产业,才刚刚起步而已。

“我还剩下6万株没卖。”刘少岗坦言。他去年建了一个空调房,有些花可以移进去,一年之内再卖两三万株没问题。剩下的要陆续把残次品花剪掉,继续养着,未来让它们开出更多更好的花,可以冲刺五一市场或2014年春节市场。

“养了10年蝴蝶兰,今年是第一次赔钱。”郑州市蝴蝶兰种植基地的老板刘少岗告诉记者。

再次是调整种植品种,比如种植迷你型蝴蝶兰,主攻家庭消费市场。同时还要加强研发和培育能力,及时发现和引进蝴蝶兰新品种,保持区域产业竞争力。

“以蝴蝶兰为代表的花卉产业,既是文化消费产业,又是现代农业,还是建设生态文明不可缺少的一个产业,一直是国家大力扶持的产业。虽然蝴蝶兰产业暂时遭遇‘寒冬’,但我坚信‘明朝春色倍还人’。”白占方说。

刘少岗是郑州第一批养蝴蝶兰的人。2003年开始至今的10年内,蝴蝶兰市场销量逐年攀升,他的种植量也以每年1万株的速度增加,今年达到15万株。

唐严明分析说,蝴蝶兰从瓶苗、小苗、中苗、大苗到开花,周期在22个月左右,也即近两年。如今,克隆苗还在瓶子里,花农手里也有很多中小苗。手上的货滞销,新的货上来,估计2014年春节日子更难过。

春节前蝴蝶兰价格节节走低,在花农和花商中引起恐慌。腊月二十之前,姚明海在双桥花卉基地力推批发渠道出货;腊月二十之后,他把蝴蝶兰调到陈砦花卉市场,在零售渠道“甩货”。

他提出,“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发展蝴蝶兰产业,蝴蝶兰种植者一定要科学规划,切记不可盲目扩张,重蹈2003年覆辙”。全国范围内,行业人士也曾掀起过蝴蝶兰行业会否因扩张过快而崩盘的大讨论。

蝴蝶兰今日困境,是怎样造成的呢?在业内人士看来,一是盲目扩种,一是市场疲软。

“幸亏跑得快,要不货都砸手里了!”姚明海说,就是这样,他手里还剩下几万块钱的货,不过压力已经不大了。

大唐生物科技(新乡)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严明来自“蝴蝶兰王国”台湾。五六年前,他落户新乡养蝴蝶兰。

但到年宵花大量上市时大家才发现,市场变了。“往年我们是货卖全国,今年只往太原发了1万多株货,上海、南京等地的客户纷纷取消了订单。”郑州一位蝴蝶兰花农告诉记者。

“今年可能还不是最惨的,也许2014年春节才是。”唐严明说,这是由蝴蝶兰种植的特性来决定的。

和郑州类似,北京、广东、山东、云南、福建、内蒙古、辽宁等蝴蝶兰产区,去年都在不同程度地扩种。

因为,当地市场也凌乱了。有商户称,上海一株蝴蝶兰的批发价格仅卖到8元。当地的货都卖不完,谁还会千里迢迢订货呢?

他的种植基地,在江山路与开元路附近。记者在他的一个花棚内看到,5万株计划2014年春节上市的蝴蝶兰,已经养了约13个月了。其他花棚内,有的摆满了盛开的蝴蝶兰,品质出众,花型非常漂亮;有的花因为开得不够好,已经被剪掉。

“今年河南蝴蝶兰成花约200万株,去年是150万株,供应量增长比较大。”河南省花卉协会副秘书长、郑州双桥花卉基地总经理白占方说,今年销售依然在增长,达到180万株,但还有20万株滞销。